此页面为默认模板,请在添加栏目时选择正确的模板

文章标题:大隅良典:做别人没做过的工作

文章内容:
  出生于1945年的大隅良典(Yoshinori Ohsumi)今年71岁,10月3日接到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通知时,他说:“我很惊讶,我在我的实验室。”
  大隅良典最知名的成就,是阐明细胞自噬的分子机制和生理功能。之所以能走上这条科研之路,和他一直信奉的科研准则有直接关系——“做别人没做过的工作”。
科研之路
  1963年,大隅良典进入东京大学学习,随后他果断选择分子生物学作为自己的未来之路。1974年年底,他进入美国洛克菲勒大学,师从1972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杰拉尔德•埃德尔曼。在这里,他开始了酵母的相关研究。
  1977年底,大隅良典回到日本在东京大学理学院担任研究助理。直到1988年成为助理教授之后,大隅良典终于可以建立自己的小型实验室。在“做别人没做过的工作”思想的指引下,他决定研究酵母液泡的分解功能。此后不久,大隅良典通过光镜和电镜发现了酵母的自噬现象。利用酵母系统,他对有自噬缺陷的突变体进行了遗传筛选。当时,他的团队在第一次筛选中获得了对饥饿诱导的自噬来说至关重要的15个基因,并且开始克隆这些ATG基因。这是这些酵母自噬基因的发现打开了现代自噬研究的大门。
  随后,大隅良典先后在日本国立基础生物学研究所和东京工业大学工作,对自噬基因的分子机制进行了深入研究。
浙江大学医学院教授刘伟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由于大隅良典在“自噬”领域的开创性工作,他被称为该领域的“教父”级人物。
  这一点也可以从大隅良典所获奖项中看出,在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奖之前,他已获得过诸多大奖。2005~2008年,大隅良典先后被授予藤原奖、日本学院奖和朝日奖。2012年,他获得稻盛和夫基金会创设的第28届“京都奖”;2015年,获得有“小诺贝尔奖”之称的加拿大盖尔德纳国际奖。
耐心的基础研究者
  自噬就像细胞的“清洁工”,清洁掉细胞中的垃圾,保持细胞的健康,而自噬异常则会导致多种疾病。大隅良典等人的工作旨在摸清自噬的分子机制,从而攻克疾病。
对于这样美妙的基础研究,大隅良典付出了足够多的耐心。回顾他的科研之路,绝非一条天才的 “速成”之路。
1977年大隅良典回国担任研究助理,直到1986年才晋升为讲师,两年之后成为助理教授才得以开展独立研究,此时他已43岁,但随后很快即做出“诺奖级”工作。1996年大隅良典来到国立基础生物研究所之后才成为正教授,距离他回国已将近20年。
  鉴于在自噬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,很多人纷纷猜测大隅良典终将获得诺贝尔奖。对此,他曾向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表示,自己已经获得过很多荣誉,不需要再通过诺贝尔奖证明自己,但这座奖杯对日本却很重要,因为日本偏重转化医学,忽视基础医学,他希望自己得奖能够唤起人们对基础科学的重视;其次,他希望改变日本追逐高影响因子论文的评价体系。
  “他本人并不太在乎,很多文章都发在一般的杂志。他告诉我,文章只要踏实不管发在哪里,都会有人跟踪的。”张宏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。
  2012年获得“京都奖”后,大隅良典曾寄予年轻科学家:“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开展服务于人类的研究,这就需要研究人类本身而非酵母或小鼠。不过,通过研究酵母,你能回答关于生命本质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问题。之所以我的研究能精确地解释自噬现象,是因为我一直致力于酵母研究,并且能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它们。从根本上说,要定义什么将服务于人类并非易事,核电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”
  因此,大隅良典提出忠告:“做其他人没有在做的事,并且做你发现真正有兴趣的事。做研究并不容易。然而,如果你真的被一个课题吸引,并且对它感兴趣,那么你肯定会克服所有障碍,即便你的工作一时未获得赏识。人只能活一次。在所有事情都说完了做好了之后,你终将会品尝到成功的喜悦。”
中国之缘
  最近几年,大隅良典几乎每年都要来中国。除了参加他自己组织开展的“中日细胞自噬研讨会”,还参加其他各种活动。  2015年,大隅良典获得中国生物物理学会颁发的贝时璋国际奖,以表彰他对中国科学的贡献。
  张宏认为,这同大隅良典看中中国科学发展并愿意帮助年轻科学家有关。他举例说,大隅良典在一次作报告时,特意留了一部分让自己的博士后讲,希望给年轻人更多机会。
  刘伟也指出,在大隅良典的带领下,他的许多学生也做出了出色的工作,日本细胞自噬领域一直走在世界前列。
  对中国的青年研究者,大隅良典也几乎是“有求必应”。“不仅经常提供资料,还经常帮忙指导文章,他性格非常开朗,经常在会议结束之后带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谈科研。”刘伟回忆。
  大隅良典爱酒也给张宏留下了深刻印象:“他爱喝酒,到现在都没有驾照,不能开车。”
  2012年获得“京都奖”后,大隅良典用奖金酿了一桶威士忌,装瓶后在酒瓶上写下了“从酵母所学到的。”清华大学教授俞立获得了其中一瓶。这瓶酒也一直被许多国内学者“惦记”。
  最近几年,鉴于自噬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前景,其研究呈爆发式增长,我国也涌现出一批年轻科学家,他们普遍对大隅良典满怀敬意。
  “他对中国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很大贡献,赢得了中国科学家们的尊敬。”刘伟说。
 
作者:陈欢欢 闫洁 崔雪芹 来源:科学网 www.sciencenet.cn

点击数:
128